• 中文
    • English
  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古时候,马任与朋友去算命,算命先生说:你不生我的气,我才告诉你卦象

    有一个叫做马任的男子,聪明绝顶,文章盖世,很多人都说他早晚能够飞黄腾达,有两个人平日很奉承他,一个叫做黄胜,一个叫做顾祥。

    这两人祖上也曾做官,虽然认字,却顶个读书的虚名,平日将马任当作菩萨般供养,希望他日后富贵对自己有所庇益。

    黄胜还把亲妹妹六英许配给他,听闻这女子才貌双全马任也很高兴,但他从小就立了个誓言,洞房花烛夜,必须是金榜题名的时候。就先应下了婚约。

    有一天黄胜两人邀马任到书铺上买书,隔壁有个算命店。马任见了很好奇,就请算命先生替他算一卦。

    黄胜和顾祥两人在旁边,生怕那算命先生不知好歹说出什么冲撞的话。算命先生说:“马任公子必定生于官宦之家,文章冠世,”两人拍手叫好,“算得准,算得准,”

    那先生又说:“只可惜20岁就有这运不太好,官煞太重为祸不小,22岁会有一坎,如果能过去,之后能有50年的富贵,只怕是过不去啊。

    黄胜二人听了立刻跳脚,“你放屁,怎的说这种话,”伸出拳来就要打他,马任赶紧将两人拦住,“就只当他说不准就行了,何必计较,”拉着二人连忙回去了。

    到了马任22岁那年,算命先生的话果然应验了,他的父亲被卷入了朝廷里的内斗纷争,清正廉明的马父含冤而死,马家一夜之间倾颓。

    之前马任曾托黄胜两人藏了一些银钱,然而见他家如此落魄,黄胜两人立刻变了脸,不但不还给他钱,还对他不理不睬,闭门不见,马任无法,发誓不再与这两人交往。

    等孝期满后,马任决定到杭州去找自己的表叔,他把身边仅有的东西变卖成路费出发,可他到了杭州才得知表叔已经去世了。

    不但如此,马任还未回家,路上遇到了同乡和他说,他错过了岁考,已经被除名了,马任投靠无门,只得流落到了外地,本想去做个教书先生,可他当时盘缠用尽一副落魄的模样,没人请他教书。

    还好有一个运粮的指挥官,准备邀请一个有学识的先生一同前往京城,马任便跟他一块儿去了,谁成想,官船走到在靠岸补己时,河口决堤,官粮都被洪水冲走了。

    马任绝望不已,嚎啕大哭:“此乃是天绝我命也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,”于是准备投江自尽,却被一个老者拉了回来,老者对他说:“我看你这模样将来定有发迹之期,便给了他五两银子,当做是投资。”

    马任拿着银子对他一番感激,重新燃起了希望,决定还是要上京去,或许可以靠自己的文笔混口饭吃。

    刚开始到京城,他准备卖字画为生,可是一副没卖出去,钱也所剩无几了,幸好遇到一个姓刘的人家要请个教书先生教儿子读书,马任终于解决了温饱问题。

    可好日子没过上几个月,刘家的儿子就感染了痘疾死了,马任又失业了,他如此倒霉,有人说他是个瘟神,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钝秀才,但凡他所到之处,必定有人倒霉。

    当时还有一个男子不信邪,前去拜访他。然而男子刚刚与他谈了一会儿,他的家仆就匆匆忙忙的来说父亲病故了。从此旁人对马任更是避之不及。他也不在意,只是自己埋头读书。

    说起黄胜那头,自马任去后,他想逼迫妹子六英改聘,可六英自知已经许配给马任,以此发誓,绝对不嫁二夫。有很多求亲者上门六英也坚决不从,黄胜也无可奈何。

    黄胜后来花钱贿赂,买了个举人,他到京城去参加会试,此人并不爱读书,平时不去温习,终日到烟花柳巷寻乐,后来得了病,医治不愈,便去世了。

    六英是个有主张的人,主持了丧事,合族都很信服她,又分得了一些家产,她遣人四处打听马任的下落,知道他在北京,人人都称他为钝秀才,可是六英是个女中豪杰力,并不在意这些,还派人送银子给他。

    马任非常感动,更加发奋苦读。到了马任32岁时,终于交了好运。科举高中了,他父亲的冤情也被平反,他衣锦还乡,昔日家中的田产全部物归原主。

    他马上派人下聘,对六英明媒正娶,后来马任官至尚书,六英也被封为一品夫人,两人幸福恩爱,生下的儿子也皆是榜上有名。

    这个故事改编自《警世通言》中的《钝秀才一朝交泰》,马任的一生曲折不已,屡屡遭遇打击,真可谓是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他虽有一时气馁,但并没有一直沉沦,而是有不服输的精神,不在乎他人的目光,只是低头努力,不放弃,不妥协,终于见到了星光。

    未知
  • 1
  • 1
  • 0
  • 1.8k
  • hbjiwawa

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0
    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,也要不服输坚持到转运才行
  • 做任务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偏好设置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